从学术视角审视农村社会建设

  农村社会学是用社会学理论和方法分析农村社会的存在条件、社会特性、社会结构、社会主体,并在此基础上探索农村社会发展规律的一门应用学科。近日,本报记者围绕农村社会学的研究动态和发展趋势,采访了有关学者。

  科学认识农村社会

  农村社会学的学术使命在于科学地认识农村社会,从社会学角度探索农村社会发展的规律,为农村社会建设提供科学的实践方法。

  据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益龙介绍,农村社会结构、农村社会变迁、农村社会功能和农村社会问题是农村社会学的四个核心范畴。在静态结构研究方面,其包含农村社会的构成要素及农村社会的构成机制两个基本维度;动态运行研究方面,既要探究农村社会运行和变化的机制,也要探索和揭示农村社会运行及发生变化的规律。

  随着农村社会的发展与变迁,农村社会学的研究对象也在不断变化。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李迎生提到,目前,西方一些发达国家完成“城市化”进程后,开始出现“郊区化”现象,许多国家的城市人口迁往市郊的农村居住,形成了新型农村社会。西方学者认为这一社会也应成为农村社会学的研究对象。

  从世界范围尤其从发达国家的情况来看,农村社会学正在经历历史性转型。中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谷中原表示,20世纪60年代以后,世界发达国家农业人口减少,农村社会生活性质发生变化,农村的独特性逐渐消失,原有的农村社会问题已经解决,农村社会学的传统研究领域面临着严峻挑战。以美国为例,许多农村社会学家已把研究地域转向发展中的传统农业国家;而研究本国农村社会的学者,则转而关注农村出现的新问题。这已成为发达工业化国家农村社会学发展的基本趋势。

  构建“微型社会学”方法体系

  作为社会学的分支学科,农村社会学更多采取社会学的研究方法,倾向于对农村社会的调查研究。

  据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林闽钢介绍,农村社区调查对农村社会学影响较大。在调查中,学者会选择一个或数个农村社区,深入了解社区生活的各个方面、各种关系,对其进行综合分析。陆益龙也建议学者在研究时以一个小型社区为切入点,展开全面调查,并在此基础上探寻和归纳出某个初民社会的文化法则。他认为,社区研究范式构建起了“微型社会学”研究方法体系,即把社区或村落视为一种“微型社会”加以细致考察,从而形成对社会与文化的整体理解。

  陆益龙表示,在农村田野调查中,研究者在获得经验的同时,还需要有目的地、系统地考察、思考和分析经验现象,并在直接经验的基础上探讨更为深刻的理论问题。林闽钢提出,农村社会学要运用系统方法来研究农村社会整体及其各部分之间的相互联系。例如,用经济、政治、文化的综合作用来解释农村居民特点的变化,同时分析农村居民特点变化对农村社会生活的影响;用生产方式、生活水平、社会伦理的相互影响来解释农村家庭结构的变动,同时分析农村家庭结构的变动对农村生产、赡养老人、儿童教育的作用。

  转向实践研究范式

  农村社会学随着农村变革的现实需要而产生,并随着农村变革的深入发展而发展。

  1949年以前,我国农村社会学研究侧重于农村阶级结构和权力结构,而对农村社会结构的其他方面,如人口结构、文化心理结构、职业结构以及社会变迁等,则关注甚少。据李迎生介绍,近年来,不少国外学者对我国农村变革给予了极大关注,并探讨中国农村发展道路适用于其他发展中国家农村的可能性。

  谷中原表示,进入21世纪以后,随着我国政府开始着力建设农村,农村社会学的学术使命也发生了变化。当今的农村社会学不仅要成为人们认识农村社会的理性工具,更要为决策者和建设者提供推动农村社会发展的建设方法。因此,农村社会学必须进入实践研究范式,不仅要研究农村社会的根基、农村社会系统的基本特性,还要研究农村社会的社区构成和主体构成及其行为表现,阐明农村社会建设的具体环境和农村社会发展所依赖的社会力量,更要防止干扰农村社会发展的各种社会问题的出现,为农村社会系统健康快速发展创造良好的社会运行环境。然后,在科学发展观的指导下,确立科学的农村社会发展原则,选择合适的农村社会发展模式或者农村社会发展道路,培育农村社会发展动力,总结和探索农村建设规律。

  在李迎生看来,农村社会学在我国农村现实变革中,可以实现如下功能:比较研究我国农村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地域差异,探索适合不同类型农村发展的模式与道路;探索适合我国国情特点的农村城市化道路,加快我国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的历史进程;揭示和分析影响我国农村商品经济发展的社会文化背景,创造适合农村商品经济发展的社会文化环境;及时把握和分析农民心态的变化,优化农村社会心理环境,以利于农村各项改革政策的推行;探讨变革中的我国农村各种社会问题的特点、根源并提出科学的解决方案,作为决策部门的重要依据。

  谷中原认为,应该把农村社会学的研究目光从认识农村社会转移到发展农村社会上来;把农村社会学的研究重点从农村社会要素介绍转移到农村社会发展规律探索上来;把农村社会学的学科价值从认识工具层面提升到实践工具层面;把农村社会学的认识功能扩展到实践功能上来,使农村社会学成为促进农村社会发展并指导农村社会建设的应用社会学。

从学术视角审视农村社会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