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泽林:积极为国际社会提供规划合作产品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制定规划无论对于个人进步还是国家发展来说都至关重要。中国特别重视规划在引领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关键作用,科学编制和实施发展规划,特别是五年规划,已成为党治国理政的重要方式以及中国发展的一大特色,对改革开放40年来辉煌成就的取得发挥了必不可少的指引作用。当今,规划的编制和实施已经成为国家治理的中国经验,为越来越多的国家所认可和借鉴。“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将“政策沟通”作为“五通”之首,规划合作显然成为其中的重要内容。许多发展中国家缺乏对国家发展和领域发展规划的能力,对大国帮助其编制发展规划的需求与日俱增。近年来,中国与其他国家签署的合作协议中,也越来越多地涉及规划合作内容。为此,中国应积极为国际社会提供更多规划合作产品,帮助其他国家增强以规划引领经济社会发展的能力,这对于中国企业和服务“走出去”是一大机遇,也是国家的核心竞争力和制度性话语权。

  国际规划合作产品按主体,可以划分为双边合作规划、多边合作规划、他国国内规划。按地理范围可以划分为地区规划、国别规划、区域规划。按内容可以划分为总体规划和专项规划。当前,无论中国政府、企业还是规划院,都具有较强的规划设计能力,已经为国际社会提供了许多规划合作产品。国家开发银行是开展规划合作业务的领头羊,2003年提出规划先行理念,2010年开始从事国际规划,在服务国家经济外交战略、助力合作国及合作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方面发挥了积极有效的作用,已经或正在有序推进包括塔吉克斯坦、老挝、科威特、巴基斯坦等双边合作规划,《中国南非海洋经济合作规划》、《中印经贸合作五年发展规划》等专项规划,以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中蒙俄经济走廊等多边合作规划的编制。除了开发银行以外,中国企业和规划院也凭借良好的设计资质和优秀的规划设计团队,积极参与规划合作产品的国际供给。比如,2012年,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完成了塞拉利昂共和国的水电规划,两年后又帮助缅甸完成了国家电力发展规划;2014年,河南省交通规划勘察设计院有限责任公司完成了《柬埔寨王国高速公路总体发展规划》;中国能源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完成了委内瑞拉、塔吉克斯坦、加纳、斯里兰卡等国家电力规划研究;国家电力规划设计总院在2016年成立国际业务部,服务于重点国家能源合作,先后开展及正在实施的项目包括老挝国家电力规划、中国—苏丹电力合作规划、中国—越南能源合作规划、中国—中东欧能源合作规划研究等。这些企业和智库还广泛参与国家规划研究咨询工作。国际规划合作已经成为推动中国与这些国家开展长期、重大战略合作的基础性框架。

  在国际规划合作中,各方不仅逐渐明确了经济社会发展的目标图景和具体路径,同时也逐渐形成了一套编制规划的机制程序和工作方法。就编制共建“一带一路”规划而言,首先,规划合作反映了两国伙伴关系的深入,国家元首之间达成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共识,签署关于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其次,签署关于共同编制合作规划纲要的谅解备忘录,以确定重点合作领域、牵头部门和政府间合作机制。再次,双方分别完成《规划纲要》本国稿,并经外交渠道送对方牵头部门征求意见,双方牵头部门互相提交对《规划纲要》的意见,双方召开联合编制工作会,联合确定《规划纲要(送审稿)》。最后,双方一致同意《规划纲要》,经批准后以适当形式共同签署或发布。在其中,政府、国际组织、企业、智库针对性地建立多种形式的规划合作模式,通过调查研究共同参与到规划编制中来,了解当地政府和企业的实际需求和项目的潜在收益和风险,确定合作契合点,共同谋划一批重点合作项目,并商讨配套服务。

  国际规划合作要注意以下几点:

  第一,坚持规划的可持续性。编制国家间合作发展规划以及为其他国家编制规划要依托深入的调查研究,体现出国家间关系和其他国家的迫切需要以及转型发展的意图,要以提高自主发展能力为核心,坚持适度超前、留有余地原则,建立健全规划调整机制,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变化。同时,规划编制要具有经济可行性,要根据一国的经济社会实情和发展阶段,聚焦具有战略意义和经济收益的重大项目,并注重经济社会生态的协调发展,为推动实现可持续发展而努力。

  第二,依托规划合作建立项目库。共建“一带一路”是一项系统的跨国行政合作工程,其关键是项目的确定和落实,应坚持循序渐进原则来完成。当前,中国已经与许多沿线国家签署了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谅解备忘录,已经与一些国家达成了中长期合作发展规划和对接合作规划。这些规划集中于交通、能源、通信等基础设施建设和产能合作领域,需要建立完整的“一带一路”国别项目库和跨国项目库。一方面,一个系统化的项目库有利于按照项目的轻重缓急开展建设,以迫切需求和重大项目为首要,并以此建立多个层次和多种类型的沟通合作机制,推动项目落地。另一方面则有利于持续跟踪项目进程,及时评估项目的影响和成效。

  第三,夯实规划合作的国内基础。国际规划合作要实现为企业“走出去”的指导和搭桥作用,促进政、银、企三方在规划合作领域开展深层次合作。首先,发挥政府部门的组织协调优势,推动政府层面就规划合作进行交流,并组织搭建国内落实平台和机制。其次,发挥企业的专家资源优势积极参与规划编制工作,并为项目构建和评估提供专业咨询。再次,金融部门,特别是中国的开发性金融为规划编制工作提供服务,并以金融支持引导企业参与勘察和开发,实现“融资”和“融智”的结合。

  (作者单位: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

吴泽林:积极为国际社会提供规划合作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