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瑛:努力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

  学习了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回忆起我们哲学所伦理学研究室的成长发展历程,再看看当今学术界的发展大势,感到这篇讲话真是字字珠玑、沁人心脾,而且特别亲切有味。无疑,这既是我们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以往做人治学经验的科学总结,又为我们指引了今后前行的方向。

   李奇与伦理学研究室

  我们伦理学研究室由李奇同志创立。她是老一代社会主义文化战士,参加过一二·九抗日救国学生运动、在革命根据地延安工作过。在长期的革命斗争实践中,她深知伦理道德对于党和国家的重要性,更珍惜中华民族丰富深刻的伦理文化遗产,特别是中国人民在共产党领导下进行的新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革命,以及后来建设事业里所弘扬的民族精神、所形成的革命道德。然而她也意识到,这些宝贵的传统文化和革命文化,在当时“左”的倾向影响下,并未受到应有的重视,不但没有进行系统化、理论化的总结和提高从而形成科学的理论形态,甚至自20世纪50年代初期,伦理学一度还被认为是资产阶级伪科学而被逐出学坛。在20世纪50年代末经毛主席和党中央的倡导虽有所恢复,但不久又遭到严重摧残。亲身经历过我国伦理学“一波三折”命运的她,目光高远,坚决顶住种种逆流,立足于中国人民革命和建设的实践,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开始探索系统研究中国马克思主义伦理学的新道路。

  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是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区别于其他哲学社会科学的根本标志”。李奇同志一生崇敬马克思主义,20世纪50年代中期调入哲学所以后,她就从学习和研究唯物史观入手,全面系统地探索马克思主义伦理学的基本原理,撰写文章发表在《新建设》《光明日报》《文汇报》等报刊上,后来结集成《道德科学初学集》一书,为中国的马克思主义伦理学奠定了理论基础。“文革”以后,为清除林彪和“四人帮”的破坏,特别是针对改革开放形势下社会道德中出现的许多新问题,李奇同志又撰写了《道德与社会生活》一书,系统地探讨了道德与社会生活的关系问题,有力地促进了伦理学的学科发展,推动了我国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在李奇同志身上,我们看到,她在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伦理学学科体系的过程中,“善于融通马克思主义的资源、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资源、国外哲学社会科学的资源”,“立足中国、借鉴国外,挖掘历史、把握当代,关怀人类、面向未来”。从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她就利用改革开放以来思想解放和学术交流的大好时机,在全面系统地研究了古今中外的道德学说之后,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汲取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遗产,也借鉴了一些现代西方的伦理学理论,并在此基础上撰写了《道德学说》一书,构筑了一套自古到今、从东到西、从内到外比较完整的、科学的马克思主义伦理学科学体系,和周原冰、罗国杰等同志一起,成为新中国马克思主义伦理学的创始者和奠基者。多年来,我们研究室一直团结在李奇同志周围,以她为榜样,研究了伦理学的一些基本理论,关注东西方伦理学的进展,开创和拓宽了我国应用伦理学研究的新路,取得了一些成绩,受到海内外伦理学界的广泛关注和积极肯定。

  回忆走过的道路和经历,我们发现,习近平同志关于哲学社会科学的讲话,完全符合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实践,而且站得更高、看得更远,总结概括得更加深刻透辟。

   我的个人成长

  我是1978年进入社科院,成为李奇先生的学生的。在近40年的学术生涯中,我遵照李老师的教导,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立足中国社会实践,在伦理学的基本原理和应用伦理学等方面做了些研究,参与过《中国大百科全书·哲学卷》的编写;主编了《人生幸福论》,并获得了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尤其是在中国伦理学史的研究方面,做了较多工作,先后组织和撰写了两部《中国伦理思想史》(贵州本和湖南本),还主编了我国第一本系统的《中国古代道德生活史》,填补了新中国成立以来该研究领域的空缺,为继承和发展中国传统伦理文化尽了绵薄之力。对此,我在深感幸福之余,内心充满着感恩之情。我知道,没有党的正确领导,没有国家给我的这么好的生活环境,没有社科院这么好的学习和工作条件,没有李奇老师和同志们的指导帮助,这一切都是不可想象的。

   有鉴别地吸收传统文化

  时间飞快,我这个曾经戴着红领巾的孩子,如今已年近耄耋。精力虽大不如从前,但仍不能忘情于学术,一直为我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深入发展和广泛普及而兴奋,为同仁们屡屡取得的新成就而高兴;也为学术界一些不健康的状况而担忧,对于社会上流传的一些明显的错误观点和倾向感到不安甚至愤慨。就以我所比较熟悉的传统中国伦理文化来说,经过党中央和习近平同志的大力倡导,近年来各地掀起学习优秀传统文化的热潮,这无疑是极大的好事。但也有少数人出于自己的思想偏见,甚至商业利益,不经分析鉴别,过分夸大某些旧学人的成就,宣扬一些腐朽落后的东西,借以否定和代替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他们不知道也不承认,传统伦理文化并不是凝固的铁板一块,内容参差不齐、精华糟粕并存、充满着矛盾和斗争,必须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对其进行分析鉴别,而不能笼统地一概照单全收。

  今天我们要学习三种文化,即传统文化、革命文化与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优秀的传统文化,必然是与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相符合、相一致的,是那些能够补充和丰富我们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部分,这些当然应该大力弘扬;而那些与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格格不入的传统文化,必然是落后的、腐朽的,应当予以坚决批判并且抛弃。如果肯定和宣扬这些东西,实质上乃是对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背弃和对抗。五四运动以来,我们的许多老革命家和老一辈的革命文化战士,为了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开创了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我们应该以他们为榜样,努力学习和继承他们的精神和事业。今天,我们尤其要研究如何在新的时代、新的环境里,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同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结合起来,真正落实到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中来,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多作贡献。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我知道,作为一名知识分子,无论是为做人的纯正,还是为治学的精进,都必须时时学习。党中央最近提倡的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不仅是治国理政的指针,而且也是发展我国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保障,是每个哲学社会科学战线上的共产党员做人治学的原则。我们要像习近平同志所号召的那样,“自觉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贯穿研究和教学全过程,转化为清醒的理论自觉、坚定的政治信念、科学的思维方法”;“自觉把个人学术追求同国家和民族发展紧紧联系在一起,努力多出经得起实践、人民、历史检验的研究成果”。

陈瑛:努力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